关注:
你当前的位置 > 617888九五至尊 >
617888九五至尊
话说阿磬和闹钟关上YY的房门出去后
页面更新时间:2017-05-21 17:32


话说阿磬和闹钟关上YY的房门出去后,陈立从床上下来,对着房门发愣。
    外面的大门他好歹能看见门旁有键盘锁。
    YY的房门里,他左看、右看、上看、下看……也没看见输入密码的键盘。
    他来回的摸索,找寻,还是没有找到。
    ‘……’
    他无语了。
    床上的YY在醉梦中,陈立琢磨着是不是应该帮助她排出酒精,那样或许能救他自己一命。
    也许是喝了酒的关系,睡梦中的YY很热般的拽着衣领,一颗、又一颗扣子被拽开,露出了里头浅蓝色的内衣,还有内衣上面晃人眼睛的白皙肌肤。
    而YY在醉梦中不经意的、轻轻的一声短嗯,都变的尤其让他不自在。
    这场面是对男性的考验。
    尤其是对处男的考验。
    陈立不敢再打量躺着的YY,拎起被子,把她连身体带头脸一起盖住了,才觉得松了口气。
    他一时没有了睡意,百家乐,脑子里不时晃动着刚才看见的蓝色内衣和白晃晃的肌肤。
    ‘绝技--注意力转移**!’
    陈立打量了房间一圈,没有什么让他特别感兴趣的事物。最后他把目光落在白色的书桌,更准确的说,是书柜抽屉上。
    偷窥别人的私隐绝对是不道德的!
    陈立非常认可这句话,但是,他认为这种衡量的标准对他并不适用。
    原因无他,对他而言,连窥探别人内心的想法都成了家常便饭、理所当然的事情了,偷窥别人抽屉里的日记啊什么的还算得了什么?
    ‘会有日记吧?会写些什么呢?不会是写‘今天爸爸妈妈送了个布娃娃,我好高兴’之类的吧?……’
    陈立满怀期待的在抽屉里翻找。
    读心不是读记忆,至少陈立目前还无法读取别人的记忆。只有别人在想的才能够知道,所以YY的日记对他而言当然充满了探索未知的吸引力。
    ‘嘿,果然有日记。像她这种性格的人,十之**都有写日记的习惯,心事不跟人说,就只能跟自己说嘛。’
    陈立翘起二郎腿,在柔白的灯光照耀下兴致勃勃的翻看。
    翻开之前他也知道应该不会有芭比娃娃之类的东西。因为YY的房间里根本看不到这些,不太像个女孩子的房间。
   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日记的内容。
    第一篇他就让他震动了。
    ‘爸爸妈妈回来了,但是爸爸身上的刀伤像几条丑陋的蜈蚣……妈妈本来美丽的脸上也赫然多了条蜈蚣,妈妈用特意修剪的长刘海遮挡住半边脸,好几天都没有照过镜子……我不知道爸爸妈妈为什么受伤,可是我想,练好武功后一定能保护他们,长大了就天天跟在他们身边,不让任何人伤害他们……’
    日记的间隔时间很长,长则一年,短则两三个月。已经不叫日记,该叫月记年记了。
    ‘今天是我生日,爸爸送了我一份特别的礼物,一把镀金的小巧手枪。我本来以为是玩具,但妈妈教我怎么装子弹,怎么瞄准,怎么扣动机板……我很担心,有不详的预感……也许我不该发脾气甩了枪逼问为什么,妈妈哭的很伤心,爸爸的表情看起来也很难过。妈妈抱着我说,他们不是合格的父母,不能够给我安稳,不能有多少时间陪我玩乐。爸爸说,可是他们爱我,尽管他们不是合格的父母,但还是爱我,不愿意我受到任何伤害。……其实我只是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很想知道爸爸妈妈到底在做什么事情,为什么要教我用枪保护自己……也许,我还是太小了,不能够知道吧……真想快点长大,快点能保护爸爸妈妈……’
    ‘爸爸妈妈已经四个月没有回家也没有电话没有写信了,我知道他们一定是遇到什么事情,很可能是受伤了,只是他们不会让我知道……我决定以后要经常去练习射击,虽然这很奇怪,可是,我想……对于爸爸妈妈来说,会需要我掌握这样的能力吧……’
    这是什么样的日记内容啊?
    这是什么样的家庭啊,617888九五至尊
    这是什么样的父母啊?
    这是什么样的女孩啊?
    陈立除了震惊,还是震惊……
    床上的YY,也就是歪歪,也就是徐正心。
    徐正心是她的学名,歪歪是她的小名,YY是她在学校为自己起的英文名。
    其实YY就是歪歪。
    因为看过她的日记,对她的家庭环境的‘特别’有了大概了解,不由让陈立对她的学名产生了揣测。
 ,百家乐策略;   正心,是否带着她父母的许愿呢?
    “嗯……”
    床上的YY大概是觉得热,617888九五至尊,把盖着头脸的被子打飞到地上。
    蓝色的内衣,白晃晃的肌肤又清晰的呈现了在陈立眼前。
    但现在陈立已经能够正视,他没有欲念了,因为他对徐正心升起满怀的怜惜之情。
    他放下日记本,细心的为歪歪把被子盖好后,就那么立在床边,静静的凝视。
    他甚至忘记考虑如何应对徐正心酒醒后的愤怒了。
    这时,他隐约听见楼上传来的狮吼‘不要--!’。
    陈立不由失笑着猜测是闹钟的意图没有得逞。
    想到刚才阿磬关上歪歪房门时那条强烈的信息,陈立就觉得奇怪。
    那条信息只有三个字,‘对不起--,617888九五至尊!’,信息的白光却非常粗、非常长。当时让陈立感到疑惑,他觉得这三个字不应该是为眼前的情形产生。因为那条信息太粗太长,通常只出现在情绪极其激烈、动荡的情况下。
    譬如愤怒的想把一个人揍死的时候。
    陈立猜想不到。
    睡梦中的徐正心什么也没有想。
    可是,陈立视野中,自身突然被白光笼罩。
    这变故让他立即变的紧张。
    这种情况,过往只发生在危险来临的时候。
    他视野中看见的、突然出现的白光笼罩的范围越广,意味着危险的距离越远。
    而现在,白光笼罩的范围竟然远达几十米。
    但范围在迅速的缩小。
    ‘这么快的速度,危险来源正在乘坐电梯吗?……难道是正心的父母回来了?……一定会杀了我!’
    陈立急忙思考对策。

????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‖,友情提示“ ______?如果喜欢这篇日志 别忘记转载或分享给更多的人Q.26044
?
 ?   ┛
    ┛ --- -- -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-Y-